当前位置:首页 >> 自然风光 >> 坦噶尼喀湖上一页:卡里巴河    下一页:西瓦·恩甘杜
  这个辽阔的内陆湖最早是在19世纪中期由英国的探险家理查德·伯顿(Richard Burton)和约翰·斯皮克(John Speke)发现的并为欧洲世界所熟知。他们把它当作尼罗河的源头进行追查,于1858年2月到达湖岸,却发现位于北部地区他们认为是尼罗河的鲁济济河(Ruzizi River)流入湖中不再流出(他们这段令人难以置信的旅程被记录在了电影《尼罗河之旅》(Mountains of the Moon)中)。

  坦噶尼喀湖的水环绕坦桑尼亚、布隆迪、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赞比亚。它是世界上最长的淡水湖,也是仅次于俄罗斯贝加尔湖(lake Baikal)位居第二深的湖泊。由于地处大裂谷,坦噶尼喀湖的水相当深,而这样的地形也造就了其陡峭的湖岸线。湖泊深1433米(4700英尺),它低于海平面642米的事实让人非常震惊。

  湖泊从北至南长677公里(420英里),平均宽度约为50公里(31英里),而赞比亚只拥有其7%的领土权。这里清澈的湖水中有350多种不同的鱼类,并以观赏鱼出口和精彩的垂钓而闻名。

坦噶尼喀湖傍晚景色  肥沃的循环地表水虽然不会定时涨落,但是也为湖中的生物提供了丰富的浮游生物,并进而转化为当地和国外市场所需的蛋白质。吹向周围山区的强风使水不断移动,抑制了通过浅水蜗牛带来的血吸虫、寄生虫病的蔓延。

  从本质上来说它是一个内陆湖,但是由于多年的大雨,湖水溢出流入卢库加河(Lukuga River),进而又流入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路阿拉巴河(Lualaba River)。

  尽管水面上会有猛烈的暴风雨,掀起的浪花能高达6米(20英尺),但是却不会出现混合湖底残余水的情况。湖底1200米的地方仍然是“死的”——硫化氢含量太高或是氧气太少都不能让生物生存。这些“化石水”也许已经有两千万年的历史了。相比之下,由于有涌流和上升流,即使是在11000米(36080英尺)深的海底也还会有生命形式的存在。

  坦噶尼喀湖始终保持着均衡的温度。较低地区的温度只比表面地区低3摄氏度。关于产生这种奇怪现象的原因,至今还是一个迷。。

  坦噶尼喀湖以拥有350多种鱼类而自夸,其中大部分种类是当地特有的。和马拉维湖一样,坦噶尼喀湖已经相当老了,其古老的历史与生态上的隔离相结合进化出了这一地区独特的鱼类。由于在这些著名的湖泊中能够不断发现新物种,因此很难确定哪个湖拥有最多的生物种类,但是从生物多样性方面来说,它们至少是世界上名声最显赫的两个湖泊。同时,坦噶尼喀湖拥有最多数量比例的本土鱼,它们主要集中在赞比亚湖泊的水域中。

  湖中非常著名的鱼类有:巨型尼罗河鲈鱼(窄体尖吻鲈)和小型尼罗河鲈鱼(掠食性的尼罗河鲈)——重要的商业性和游钓鱼类;黄金猛鱼 (Hydrocynus goliath)和英格兰鱼或是坦噶尼喀湖黄腹鱼(最大的慈鲷-90天使)——重要的垂钓种类(后者以其美味特别受到赞赏);卡本达鱼(小齿湖鲱)——赞比亚鱼蛋白的重要来源;稀有的多鳍鱼(黄金恐龙王),以及各种各样的本土,慈鲷。

  坦噶尼喀湖被视为地球上最独特的生物栖息地之一,由于其悠久的历史和稳定性,它也成为了一个进化陈列馆。坦噶尼喀湖中98%的丽鱼科鱼(组成了湖中三分之二的鱼类)是本地所特有的。同时,其他具有当地特色的生物还有全部的7种螃蟹、13种中的5种双壳贝类、一半以上的腹足类软体动物和33种中的11种桡足类甲壳类动物。

  游钓在这里很受欢迎,您可以捕获到的鱼类包括黄金猛鱼和尼罗河鲈鱼。鳄鱼栖息在湖岸边的大部分地区,除了姆普隆古(Mpulungu))——可能是因为人类和摩托艇的嘈杂声影响了它们的生活。在湖中(仅限姆普隆古!)游泳绝对是一种享受。温暖、清澈的淡水会从幽幽的宁静状态变成一人高的大波浪——通常没有显著的原因。遥远北部的风暴很可能还会引起南部平静的湖面波浪翻滚。

旅游观光
  尼安科楼教堂(Niamkolo Church)位于姆普隆古镇东部约两公里处。它由伦敦传教士协会建于1895年,是赞比亚现存最古老的石质教堂。15米高的塔是姆普隆古港口船只的陆标。教堂由亚当·普维斯(Adam Purves)建造,他是以助手和老师的身份加入传教机构的。教堂分为一个主礼堂和一个三层的塔,墙壁有近一米厚,由两层在传教机构地产中挖出并粗略加工的砂岩组成,由泥浆或蚁垤粘合在一起,两层沙岩之间的缝隙用碎石填充。但是现在只有墙壁和塔保存了下来。1908年,由于昏睡病的高发病率,这个传教机构移向了内陆,教堂则被废弃并腐朽。

  姆普隆古的湖岸边有一个有趣的市场,这里销售蔬菜、鱼、衣物、二手衣物和其他零碎的东西。

  基土挞湾(Kituta Bay)位于姆普隆古的东部。传教士的轮船“好消息号”的船体被遗弃于此,并且它还有一段有趣的历史。这艘54英尺长的船最初造于英格兰,由伦敦传教士协会委任出行。它被运送到赞比西河河口,并从这里驶向希雷河(Shire River),在某些河道中人们不得不对它进行搬运。在行驶了从马拉维湖(当时的尼亚萨湖)到卡隆加(Karonga)的路程之后,船体被拆开,之后在陆路上运送了400公里到达坦噶尼喀湖。由于阿拉伯奴隶商人的侵略,传教士无法将船带到尼安科楼,而将其带到60公里外的卢富布河并重装起来。1895年,经过一年之后这艘船终于可以下水了,人们在当地建起了一个纪念碑以纪念这一事件。姆巴拉的Moto Moto博物馆展出有它的螺旋桨和旗帜。

  桑布国家公园也位于坦噶尼喀湖边,距离姆普隆古西部大约60公里。

  这个地区过去曾是活跃的奴隶贸易地点——直至19世纪中期,在把奴隶送至桑给巴尔的奴隶市场前,奴隶商人常常从桑布将他们用船运送至坦桑尼亚大陆。